阻碍性玩具行业发展的秘密审查制度

阻碍性玩具行业发展的秘密审查制度

本月初,成千上万的供应商参加了CES技术展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性玩具初创公司Lora DiCarlo缺席,因为CES技术展改变了向其公司的振动器产品授予创新奖的想法,他的参展邀请被撤销。

对于很多人来说,撤销该奖项的决定是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,尤其是CES长期以来对性爱机器人,VR色情片的容忍度并不高。但是也有一些例外,振动器公司OhMiBod一直是CES的长期参展商,甚至在2016年获得CES大奖。性玩具公司Dame Products的联合创始人Alexandra Fine也曾在今年CNET舞台上进行演讲。

唯一的营销选择是色情网络和GOOGLE ADWORDS

对于性玩具是否算保健设备还是淫秽物品,对于经营者们产生了很大的困惑。从广告到销售再到收款,这种混乱几乎影响到性用品公司开展业务的方方面面。尽管众多平台和在线零售业一直渴望吸引更多制造商的业务,但性玩具公司仍在努力浏览内容规定,并弄清在付款处理商,销售平台和广告平台中是否将其业务视为“淫秽”。

当你初次运营性玩具网站或公司后,你会惊讶的发现你并不受待见!很多常规宣传渠道和网络会将你”冷处理“或者拒之门外。例如处理付款的公司Stripe就指出,性玩具公司偶尔会被认为是“品牌风险”而遭到平台的拒绝。

广告是最大的问题。许多公司发现,当他们在线上做广告时,唯一的选择就是色情网络和Google Adwords。Facebook拒绝投放与性玩具相关的广告,即使这些广告被设置为仅向成人展示。

即使是进入主流实体店的公司,也常常发现自己受到在线内容限制的困扰。最近推出的品牌plusOne – 第一个在沃尔玛入库的性玩具,也仅限于纯文字的在线广告,即使这些商品在世界上最大的零售商处销售,也会受到各种各样的”歧视“。

尽管这些平台的广告法规经过数年的修订,但Facebook在广告政策中明确指出,性玩具不被视为一项受人尊敬的业务:“广告不得宣传成人产品或服务,家庭规划和避孕产品除外”。

Google相对宽容一些,在成功提交广告后会被标记为”受限内容“,并限制广告的面向人群,而不是完全禁止广告。尽管如此,可接受的规则仍然相当模糊。该政策解释说: “允许使用某些面向成年人的广告和目的地…,但它们只会在有限的情况下根据用户搜索查询,用户年龄以及投放广告的地方法律来展示。” (当某些广告被拒绝,联系客服以征询意见时,Google会将查询指向相同的政策,而不会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)

更令人头疼的是,这些法规并非始终如一地得到执行。并且无法将目标对准Google展示广告,也就是说你无法使用Google的再营销广告系统,这将导致广告转化率大打折扣。

造成这种混乱的根源在于,大多数公司都认为性生活没有问题,只要将其作为健康和保健的一部分进行包装,而不是像“快乐”和“丰富”之类的事物。但是,之间的界限确立取决于管理员个人。远程医疗公司Hers经常在Facebook上销售增强性欲的药物Addyi,为何Addyi可以正常投放,至今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在法律或规则明确之前,很多性玩具公司的主要推广手段还是色情网络和Google为主,并不断优化内容,并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内容生产和内容营销上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hopping Cart